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_幸运飞艇群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分类:新闻资讯 热度:

  3月13日,二度冲击IPO的河南金丹乳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金丹科技”)终获得股发行批文。但截至目前,公司还未披露发行申购日期。据招股书显示,公司此次募集资金4.42亿元,主要用于“年产5万吨高光纯L-乳酸工程项目”、“年产1万吨聚乳酸生物降解材料项目”、“补充流动资金”。

  金丹科技对募集项目信心满满,并声称是公司迈向生物科技型企业发展的重要举措,不过,公司的研发投入占比却逐年下降,由2016年的4.13%下滑至2019年6月的3.64%。

  近年来,金丹科技业绩虽逐年增长,但整体规模及增速在同行上市公司中,排名垫底,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为8.02亿元,同比增长22.94%,而同期同行营收均达10亿规模,梅花生物和中粮生化更是百亿级别营收。2018年,同行上市公司营收增长96.42%,增速远大于金丹科技。

  京华在线发现,金丹科技在内控方面或存在漏洞,公司曾因违规用工被索赔,环保违规被曝光,甚至卷入官员贪污案中。另外,公司招股书在客户、供应商信息交易数据方面的披露与年报出现冲突,其信披真实性广受质疑。经营性资产源头为国有控股资产,公司曾卷入地方官员受贿案    据了解,金丹科技前身为河南金丹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称金丹有限),系由张鹏、朱琼21名自然人于2006年6月注册成立的,该公司主要经营对销贸易和转口贸易,并不从事乳酸业务;2008年2月,金丹有限更名为河南金丹乳酸科技有限公司,并将经营业务调整为乳酸业务,两个月后,公司又收购了张鹏另一控制的河南金丹的经营性资产。

  实际上,金丹这个招牌及经营资产最早来自于国有控股的郸城金丹。1995年11月25日,郸城生化厂与张鹏等49名自然人发起设立郸城金丹,注册资本1008.80万元。其中,郸城生化厂以资产出资508.80万元,持有郸城金丹股权占比为50.44%,是郸城金丹的控股股东,因此郸城金丹是国有控股企业,其主要经营范围包括乳酸、乳酸钙等乳酸盐和乳酸乙酯、乳酸丁酯等乳酸衍生品。

  京华在线注意到,张鹏曾于1993年7月至1995年11月曾任郸城生化厂厂长,郸城金丹成立后,便任郸城金丹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在张鹏执掌郸城金丹的7年里,由于长期停产,2002年6月,当地政府等部门同意将郸城金丹东区乳酸生产线资产进行拍卖。

  2002年6月,张鹏等人又“火速”成立河南金丹乳酸有限公司(简称河南金丹)。两个月后,2002年8月,还未完成注册的河南金丹便马不停蹄地参与郸城金丹东区乳酸生产线资产的竞拍,并最终以3,580万元的成功竞得。2008年3月,河南金丹再次以1,394万元的价格竞购了郸城金丹剩余的机器设备、构筑物等资产。一个月后,2008年4月,河南金丹又将经营性资产转入给金丹有限(公司前身)

  2010年11月,2011年12月,郸城金丹、河南金丹双双注销,至此,从郸城生化厂到金丹有限(金丹科技),部分当初郸城生化厂用于出资的资产,在张鹏长达十多年的“监护”下,流入了由其实际控制的民营企业金丹科技手中。

  京华在线发现,金丹科技在经营中还存在违规情形。

  据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案号为(2016)豫1625刑初80号的《崔春生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审刑事判决书》案件显示,崔春生,又名崔春昇,原任郸城县企业养老保险中心主任等职期间,因涉嫌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于2016年2月被郸城县人民检察院起诉。经法院审定,崔春生,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476000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其对1487512.79元的差额不能说明并证明其来源合法,其行为已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而涉嫌参与行贿的就有金丹科技管理人员。案件显示,据崔春生供述,金丹科技人事科长李某,为办理职工退休,给其送现金达31万元。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来源裁判文书网      公司招股书显示,金丹科技人力资源总监为李瑞霞,同时李瑞霞还位列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中,其持有公司138.4万股。京华在线试图联系并以邮件向金丹科技了解上述人事科长李某与目前人力资源总监李瑞霞是否为同一人时,对方未做出任何回应。

  另外,裁判文书网还公布了《李红彦与河南金丹乳酸科技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的案件,据案件显示,金丹科技雇佣李红彦试用期满后,一年多未签订劳动合同,被对方要求索赔7.4万元,法院最终判定李红彦胜诉。供应商与关联方“偶遇”,环保违规曾被曝光    2017年,金丹科技首次IPO被否时,发审委对公司个人供应商给予了重点关注,而最新招股书也显示,公司涉及的个人供应商多达22家,每年排在前五的便有2到3家。

  不过,供应商中的张杰、梁桂芝却引起了相关媒体的关注。据招股书显示,张杰,2014年与金丹科技开始合作,“近五年主要从事农作物种植,务工经商,从事粮食经纪业务”,同时,该张杰疑似与巴州铭信石油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实控人张鹏姐姐配偶的妹妹之子系同一人,而梁桂芝疑似和公司的会计主管人员系同一人,即供应商和关联方或同属同一人?对此,金丹科技予以了否认。

  另外,公司重要河南盈安煤业有限公司也广受质疑。这家成立于2015年9月的公司2016年就成为金丹科技的第二供应商、2017年、2018年进一步攀升至金丹科技的第一供应商被相关媒体报道,2018年,该公司处于歇业状态,天眼查数据显示,近几年该公司的员工社保申报数一直为0。

  京华在线发现,金丹科技还曾涉嫌环保违规被曝光。据映象网一篇标题为《数万吨废渣一卖了之环保局“重视环保都是假的”》的文章显示,“金丹乳酸”整个工艺流程要产生三种废渣,分别是玉米渣、黄渣和白渣共计数万吨,均通过各种渠道卖出。

  在“金丹乳酸”厂区门口,就能闻到一股酸臭刺鼻的味道,几辆运输工业废渣的货车停放在路边。金丹乳酸厂区附近一刘姓居民称,这些车是运送白渣的,运出去都堆放到县城南边空地里去了。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来源映象网       但当地监管环保彭部长表示,金丹科技环评应该通过了当地环保局的验收。

  金丹科技在2019年招股书披露,截止2018年末,公司累计资本性环保投入金额为5,108.39万元,而公司在此前2017年首次IPO披露的招股书却显示,截至2017年6月,公司累计资本性环保投入为5,706.65万元,即公司一年半年环保设备还出现了近600万元的缩水,前后矛盾的环保数据的显然不能令人信服。客户、供应商披露差异大,信披真实性存疑    同样备受质疑的的还存在于公司对于客户、供应商的披露。

  2015年7月,金丹科技在新三板挂牌交易,此后,公司发布了各期年报。但京华在线对比招股书和年报却发现,对同期2016年、2018年的客户和销售数据及供应商信息的披露却呈现出不一致。

  从前五大客户的披露情况来看,2016年年报显示,前五客户分别为漯河双汇生物、mcd、ud、临沂艾德森、武汉三江航天,共销售了8,850.75万元,占比为15.11%,五家销售额分别为:2594.95万元、1755.92万元、1699.65万元、1600.87万元和1199.38万元,但外商MCD和UD并未披露公司全称。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来源公司2016年年报      而2019年招股书却显示,公司的前五客户为双汇集团、金锣集团、MCD、UDC和伊利集团,金丹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依次分别为双汇集团、金锣集团、MCD、UDC和伊利集团,销售金额分别为2704.75万元、1904.47万元、1755.92万元、1699.65万元和1490.52万元,共向其销售收入为9,555.3万元,占比16.31%,两种官宣文件披露相差700多万元的差异,而客户也实现了“变脸”。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来源招股书   

  同样2018年年报和2019年招股书披露2018年年度公司对前五客户的销售数据也存在不一致。年报显示,2018年,金丹科技对前五客户的销售总额为11,102.78万元,占比为13.84%,而招股书显示为11,193.05万元,占比为13.95%。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来源2018年年报    

金丹科技曾卷入官员贪污案,招股书与年报数据


来源招股书      供应商对比情况来看,2017年年报却显示,当期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盈安煤业、郸城供电、济宁国丽、郑州博之威商贸和中国平煤神马集团开封东大化工,采购金额分别为3532.62万元、2253.73万元、1758.43万元、1469.23万元和1433.52万元。

  而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度金丹科技原材料和能源的前五大供应商分别为盈安煤业、姚丽、郸城供电、济宁经济开发区国丽石材厂和赵爱华,采购金额分别为3532.62万元、2462.95万元、2253.73万元、1758.43万元和1687.42万元。

  京华在线注意到,采购方面金丹科技前五供应商中,多呈现出不一样的新“脸孔”。2016年,张娟、赵爱华分别为第四、五供应商;2017年,张娟却消失在前五供应商中,自然人姚丽突然位列公司第二供应商,而2018年,则又出现了黄秀娥、周庆来和王留彬,分别位列公司第二、三和五供应商。

  同样信息存在质疑的还有公司对募投项目的用地的披露。公司2017年首次上会时招股书显示,募投项目用地是2012年办理产证的土地,并未使用新购置的土地。”但公司在2019年招股书中披露年产1万吨聚乳酸生物降解新材料项目用地时显示,公司用地由此前的2012年产权的地块换成了2017年的取得产权的地块。蹊跷的是,除了土地产权号不同外,其余的信息均一致。

上一篇:虚报文体活动和会议贪污公款40万元 下一篇:最新公布!河北保定3人因涉嫌贪污受贿被查处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